光明时评:家长不满的是“电子”的方式还是暗增的“作业”?

作者:储朝晖

教师能否使用QQ群、微信群发送作业?用时下流行的概念来说,“电子作业”是否能用,近来成为一个舆论热点。参与争论的一方大谈便利,另一方则质疑这种方式增加了家长的负担和焦虑。

深入分析关于“电子作业”的讨论,不难发现各方表达其实存在比较大的误解空间。究竟是对“电子作业”焦虑还是对作业的焦虑?针对的是作业布置方式的问题还是电子作业的问题,笔者认为在做出一番分别后方能看出问题所在。

家长与学生的压力来自作业多,那么,是学生作业本身就多还是由于电子方式布置方便带来学生作业增多?在教师倾向于给学生多布置作业的情况下,使用一种更便捷的方式确实有可能增加作业布置量,如此,作为作业布置方式的“电子作业”显然不是主因。按理说,用电子方式布置作业,相对传统方式比较方便,也能节省教师与学生、家长的时间,不该一方欢喜一方愁才对。在这种方式变得普及的过程中,只有那么些不会使用或者不善使用的才才会产生压力和焦虑。

所以问题来了,给学生布置作业,为何家长会感到压力并产生焦虑呢?笔者认为,问题在于混淆了作业的主体。作业原本是教师布置给学生的练习,学生才是作业的主体,将作业布置到家长群不只是布置错了地方,也造成作业的责任主体混淆,让不少家长误以为自己是作业的主体,或误以为所有家长都必须成为学校各科任教师的助教,对自己的孩子尽到批阅作业的责任,一如教师对他们所任教的学生所做的那样。这,应该才是导致家长倍感压力和焦虑的根源所在。

解剖至此,问题已显清晰:尽管有些不会、不善于、不爱使用电子产品的人担心自己的孩子可能因数字化的作业布置方式而增加对电子产品的依赖,但学业负担重、作业多才是家长真正焦虑之处。

以电子方式布置作业仅仅是使用工具的差异,作为一种比在黑板上抄写更为便捷灵巧的工具,它只会减轻负担、提高效率。而且,电子方式是未来社会生活中将会普遍使用的方式,对它的偏见和一味排斥,将会影响到正常教学。不过,与此同时,也要看到“电子作业”与其他电子产品一样,有利也必有害,驱其利的同时必须避其害。因此,真正解决问题的有效方式就是找到“电子作业”的正确使用方式,而不是“一刀切”式的一概不用。

如何合理有效使用“电子作业”?笔者认为,首先,教师可以在班级学生群布置作业,不宜在家长群或有家长的群里布置作业,让包括学生在内的各方明确学生才是作业的主体,才是布置作业的对象,学生有责任在教学过程中通过适当方式清楚记录作业题,要从低年级开始锻炼学生的作业自主性。对于教师来说,无论用哪种方式布置作业,作业的量应该是恒定的,作业量的多少完全视学习学业的需要而定,不能因为电子方式布置方便就增加作业量。

此外,在当下电子产品在城乡普及程度存在差异的情况下,教师要依据所教学生的电子工具实际使用情况,选择是否使用、使用多少以及在什么范围使用电子方式布置作业。而且不宜将对学生布置的作业转发至学生家长的即时通讯终端,不宜在学生家庭经济条件不具备的情况下对学生的电子产品使用情况提出硬性要求。

从实际情况来看,一些对电子产品不恰当的使用不能完全归咎于教师,这大多与不合理的教育管理与评价有关。关于“电子作业”的讨论,对教育管理者与决策者来说也是一个提醒:要更多地考虑基层和一线教学实际,避免从某种单一方面考虑出发,片面追求单一指标,提出不恰当的要求,从而限制教师依据实际自主做出用好“电子作业”及其他电子工具的选择。

当然,从根本上解决“电子作业”的不当使用问题,还要纠偏教育管理及评价的错误观念,从而消除“增加作业量-实现提分”的教学循环,让作业回归为正常的练习。

(作者系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 Post

  • 友情链接